• 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文化 > 新视点 >
    健康联盟之创业者易犯错误解析(二)
    时间:2014-11-26 00:00  来源:健康联盟   作者:健康联盟  点击量:
            上一篇已对创业早期易犯错误进行了三点解析,现在,健康联盟继续根据 Tinder 案例反映的问题进行总结解析,希望引起大健康领域企业家的警惕和反思。



            错误四:盲目引入战略投资者

            Hatch Labs 或 IAC 对 Tinder 团队更像是“战略投资者”。 战略投资者不同于财务投资者单纯的逐利形式,他们更多考虑创业者业务方向与自身契合度,因此会追求对投资的控制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一般战略投资者会选择控股或逐步控股,对于早期创业者而言,并不是好事,初创项目都需要尝试空间、犯错机会及战略调整的可能性,需要创始人在自己创业愿景下,去掌控优化项目。如果创业项目过早引入战略投资者,很可能服从投资方战略考量而沦为“棋子”,从而失去完成初创团队梦想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健康联盟建议:

            创业公司定型并开启良性可持续发展模式前,和战略投资者接触要谨慎;业务发展较稳定,可以形成相对可控后,在根据自身期望编织梦想的大小来谨慎选择战略投资者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错误五:接受内部孵化

            健康联盟认为,内部孵化一个创新项目,对孵化方和被孵化方(企业主和项目创始人),都是一件成功率极小的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创新需要的是一个开放、自由、自主的环境,这些和孵化方本身就有利益冲突,很难持续提供相应环境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以 Tinder 为例,Hatch Labs 不是通常概念上的市场化创业项目孵化器,它更像是 IAC 的一个内部孵化平台,所有创业者都是 IAC 内部员工,项目控制权也在IAC。在这样情况下,初期也许能做到对创业者的尊重及环境的相对开放自由,但就长期而言,IAC 要从自身利益出发,在拥有绝对控制权情况下,做任何有必要的调整,当然也包括而牺牲创业者利益和梦想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健康联盟建议:

            创业是对极致的一种追求,如果真有想法、激情、愿冒险、愿掌舵并负起责任,就坚定去试炼自己,无需做那些内部孵化的中间性尝试,或对此抱什么期望,成为一个踏实认真的大健康领域企业家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错误六:未对投资人做详细调查

            从媒体描述看,健康联盟认为,Sean Rad 最初并不了解孵化器背后的战略投资方 IAC集团,只是看到孵化器各种资源和服务,并且初期对股权没有明确认定,这也就导致了自身后期的一系列、被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因为流动性问题,未上市的创业公司被恶意收购案例确实较少,但创业公司对投资方的详细调查仍有必要,即使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著名美元基金,你也需要知道它投资布局中是不是已经存在你潜在的竞争对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而对不熟悉的个人投资者、机构投资或孵化器,则需要更仔细的背景调查,了解真实目的和持续合作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健康联盟建议:

            大健康领域企业家们,无论你在创业初期或过程中有多缺钱,都要尽量去了解你的潜在投资方;不妨在潜在投资方领域找两个比较投脾气的朋友处处私交,有事咨询他们更有效率。

            错误七:开展办公室恋情

            细读 Tinder 故事,大多数人可能会同情 Justin Mateen,认为是他女朋友 Whitney Wolfe 因失恋而狗急跳墙,诬陷 Justin 并导致其辞职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但是健康联盟认为, Justin 和 Sean Rad 应对这一系列事件对 Tinder 及其创始团队带来的影响上附有更大责任。创业好比群雄揭竿而起,要在艰苦斗争中活下来的都是“非常人”,当然也需对自身有比常人更严苛的要求。太过感情用事、儿女情长的“项羽们”是敌不过目标更明确的“刘邦们”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大健康领域企业家们在创业之初需要给自己创造可控、稳定的感情环境,才能足够专注于创业项目本身。换句话说,要创业就别谈感情,至少不要在团队内部谈感情,抑或是让感情发展在一个拥有坚实后勤保障的稳定阶段。当然人非圣贤,这里也不是提倡创业就是反人性,但至少作为核心人员,不该做有可能从内部瓦解团队的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健康联盟建议:

            创业是种生活方式,请明确你已经把第一优先级交给了它。

     

     
    国家健康养生网·公益 关爱生命公益基金 鼎鑫国际信用管理 源头追溯 中国健康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