仅患有重症精神病的患者就有1600万,其中70%的患者得不到完善的治疗;患有抑郁症的有3000多万,且不断在增长,这两类精神病后备军极其强大。同时近年来,我国老年痴呆病人增至2000多万,而早期发现和知晓率仅为14.44%,护理知识知晓率更低至4.6%。目前,中国失智老人的医疗成本已超过3000亿元。由于病人卧床、大小便失禁,或半身不遂,往往需要长期的护理,对人力成本的消耗同样高昂。是社会民生改革中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。
我国是出生缺陷高发国家之一,每年有80万—120万名出生缺陷儿。30%—40%患儿在出生后死亡,约40%将成为终生残疾。这意味着每年将有40万家庭被卷入终生痛苦的漩涡中。我国每年出生缺陷患儿的治疗费用高达数百亿元,维持最基本的生活费用也高达数百亿元,给国家造成的间接费用约数千亿元。农村和贫困地区是产生出生缺陷的重灾区,一些有效的干预措施还不能有效地覆盖这些地区,如何在农村贫困地区开展出生缺陷预防是严峻的挑战。